叶辰孙怡夏若雪 第1003章黑云压城

小说:叶辰孙怡夏若雪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2-31 01:36: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果然,白衣虚影的身子暗淡了几分!

  这一层考验的便是丹火和眼界。

  而面前这个踏入杀道之人,显然过关了!

  杀道和丹道双修?关键这么快的时间就看出第二层的问题,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压制住内心的惊骇,白衣虚影手臂一挥,踏上第三层的阶梯显露。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在丹道上的天赋是我最近见到过最逆天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放下杀戮之心,安心沉寂丹道,这样,你今后的成就将会不可限量。”

  叶辰笑了笑,拔下斩龙问天剑,道:“不好意思,丹道只不过是我辅助之道,杀道才是真正适合我的存在!”

  白衣老者听到这句话,眸子有着深深的惊骇。

  丹道竟然只是辅助?

  这小子在开什么玩笑!

  多少人穷其一生,也踏入不了真正的丹道之境啊!

  关键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叶辰和白衣虚影擦肩而过,更是向着第三层而去,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杀戮之地碰见的风前辈便正好踏过第三层。

  第三层也是真正筛选丹道天才的一层!

  白衣虚影看着叶辰的背影,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连忙祭出一副画像。

  画像太旧了,极其古老,甚至有些残缺。

  这是一道背影。

  背负一柄神剑,手里握着一根银针,脚下却是踩在一头万丈血龙之上。

  龙舞九天。

  不可一世。

  他又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叶辰远去的背影,眼眸闪过一丝凝重。

  “难道这个青年就是那千年前,几位大能耗尽心血预的灭世之人,弑天魔尊?”手机端sm..

  “只为了一个女子,竟然打破昆仑虚的神坛规则,御九天龙降落凡尘,十个顶级宗门,一剑斩尽?”

  “天若弃他,弑尽苍天,人若怒他,世当戮灭?”

  数秒之后,他将画像收回,无奈的摇摇头:“那几位大能的预一直不被外人承认,在众人看来,昆仑虚数千年亦或者数万年的局势都没有被破坏过,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个黄毛小子毁掉?

  恐怕是我眼花了,这小子应该只是和画像中的背影有些像而已。”

  语落,白衣虚影竟然消散开来,仿佛从未存在过。

  而此刻,丹虚塔外。

  一片寂静。

  没有人继续动手。

  他们死死的盯着丹虚塔!

  只因为,丹虚塔第二层也开始闪烁光芒!

  竟然又被那小子闯过了!

  抛开那小子突破的时间,依然没有十分钟啊!

  要知道第二层的意境,一般人想要轻松破开根本不可能!

  哪一个不是承受了无尽痛苦,才勉强破开!

  而现在,丹虚塔内只有叶辰一人!

  却没想到这小子不光突破了,更是踏向了第三层!

  方老守住大门,目视南轩真人,冷笑道:“南轩真人,现在你可服?我一开始便从这位小兄弟身上看到了丹道的希望,如果说真有人破开记录,那只有此人!”

  南轩真人眸子微眯:“这有什么好服的,前两层,如果有人教他如何破解,其实并不困难,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两人给这小子透露了不少东西吧,如此卑鄙的手段,在前期可能有些用,但是第三层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敢肯定,第二层便是他的极限!”

  话还没说完,丹虚塔第三层的光芒开始闪烁!

  很显然,叶辰破开了第三层!

  关键这一次,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啊!

  整个世界极其安静,安静到众人都默默的屏住了呼吸。

  南轩真人的脸色越发难看,难看到就好像被人无情扇了一巴掌。

  老杨看到这一幕,饶有趣味的说道:“某人这打脸也来的太快了吧,第二层是极限?但是我怎么看,好像第四层都不一定是他的极限呢?说话的人估计都没有脑子吧。”

  “你!”

  南轩真人脸上有些怒意,想要动手,却是被身后的几位老者拦住。

  “等那位大人来再说,现在不能再动手了。”

  身后有人提醒道。

  南轩真人一挥衣袖,不再说话。

  待会儿等那位大人来了,看你们还怎么嚣张!

  “南轩真人,要不要我们玩点有意思的?如果丹虚塔的那个青年闯过了第四层,你亲自跪下道歉如何?”

  “当然,如果那青年没有闯过第四层,我向你南轩真人跪下道歉!”

  老杨显然是豁出去了。

  在他看来叶辰和灵一丹尊有着极大的关联,所以想要破开丹虚塔前面几层应该不难。

  第四层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第五层就不一定了。

  南轩真人自然不可能对赌,照现在叶辰的气势,第四层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关键这小子明明专注于武道,丹道为何也如此逆天?

  这他妈还是一个凡根之人!

  什么时候,凡根也如此妖孽了?

  就在他疑惑之时,丹虚镇的天地灵气骤然变化,黑云压城而来。

  一股无形的威压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南轩真人看到这一幕,脸色狂喜!

  那位终于来了!

  如果要说丹虚镇之中,谁有真正的话语权,除了灵一丹尊以外,便是此人!首发..m..

  也只有此人有权利让这两个守门老者滚开!

  他呼吸急促,更是和身后的几人纷纷跪下!

  双膝跪地,头更是磕在地上无比虔诚。

  洛瑶和洛无涯也是感觉到不对劲,身躯微躬,代表着深深的敬意。

  “爸,这异象是什么来历?”洛瑶好奇道,“为什么我感觉有些不对劲,甚至让人难受,就像邪魔降临一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