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第六章 “古道热肠”孙兆庆

小说: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20-07-05 12:00: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七月十八,易开市,会亲友。

  河心街北头的松鹤楼开张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赵亮站在大门前,迎接着一个又一个来客,脸皮都笑木了。出乎他的预料,自己发出去的帖子竟得到了热烈的回应。

  要不是清楚这里是赊店镇,他都以为这儿是龙路口呢。

  什么时候赵家的面子这么大了?

  在赊的陈州籍商人竟来了这么多?

  “哈哈,贤侄太过谦了。你们赵家的松鹤楼,这两年可是名响中原啊。”顺隆车马行的孙兆庆捋着山羊胡道。

  孙家籍贯亦是淮宁,是赊店陈州籍商贾中的头面人物,亦是陈州同乡会的会长,他对赵家的实力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龙路口的赵氏一族,别看不显山漏水,实力却绝不能小瞧。

  这家人也不知道凭的是什么秘方,短短时间就做起了‘松鹤楼’这块金子招牌,分店已经开遍了豫东皖北各府,佳肴迭出,名商富贾、达官显贵全都纷至沓来。可谓是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太具体的细节孙兆庆是不知道的,但他知道周家口和陈州府城的松鹤楼有多么的兴旺。

  顺隆车马行是主打赊店到周家口陆上货物承运的老字号车马行,出身决定,周家口就是孙家的老根据地,孙兆庆如何不知道松鹤楼呢?

  两年前松鹤楼在周家口是一炮而红,至今都客源如潮,是周家口酒楼行当里的魁首。

  更听人说过,那远在朱仙镇和开封城里的松鹤楼在当地也是红极一时,

  这赵家还能被小瞧么?

  三天前收到赵亮亲自送上门的请帖后,孙兆庆便出面向陈州籍的富商打了招呼,所以今天才能来那么多人。便是有不能来的,也使管事里送来了一份像样的贺礼。

  孙兆庆哈哈笑,赵亮自然也要陪着笑,但他脑子瘸了才会信孙兆庆的话。

  大赵庄的人这两年都很低调的,除了家家户户都翻新了房子外,就再没有其他大动作了,赵家虽然富贵了,鸟枪换炮,今非昔比,但名头也就那样。

  哪怕是在淮宁县都达不到声名远扬的程度!

  很多人知道松鹤楼,可不知道他们老赵家。

  赊店镇的陈州籍商贾可是来自陈州府下属的七个县的人,有多少人会给一个‘默默无闻’的赵家面子啊?

  知不知道是一回事,哪怕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陈州同乡会,那只是一个同乡会,平日里见面打个招呼,彼此衬托一下场子,在不伤及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你好我好大家好,仅此而已。

  这并不是一个多紧密的组织。与所谓的商团是全然不同的。

  相比起镇里大名鼎鼎的山陕会馆,陈州同乡会就是个大象脚下的小兔子;而相比起晋商秦商的抱团,陈州同乡会的散乱更是有目共睹。

  再说了,涉及到利益,便是团结如晋商秦商之间也依旧有争斗。

  所以,要说内中有很多人根本不会理会赵家,赵亮是绝对相信的。

  ——松鹤楼的分店已经开了不少家,那样的场景又不是没遇到过?请帖撒了一麻袋,开业的时候来的寥寥无几,更多的是使人送一份薄礼。

  事实上这才是‘请帖’所请的东东。再不顶用也能叫开业显得热闹几分,多几分生气!

  而且这也是一声招呼,告诉一些人赵家来了。

  “去备水!”

  送走了一个个来宾客人,赵亮一副衰弱样儿坐到了椅子上。

  酒席上他可是打了个来回的,很是喝了不少酒的。虽然半点也没上头,却要表现出疲惫模样,总是要顾及一下他现在的外在形象的。

  “大爷,听小二们说,今日不少宾客都提及了孙老爷……”掌柜徐泰走近赵亮身边轻声说道。

  这是赵家从周家口寻到的人手,不是什么大才,但却是个熟手。

  如此就足够了。

  松鹤楼有外挂助阵,不需要什么大才全才来操作,只要能按部就班规规矩矩的经营,便足矣了。

  “孙兆庆?”赵亮有些意外,“适才……,他可半点也没表示啊。”

  孙兆庆是同乡会的会长,与今日的来宾都相熟,带着赵亮一个个敬酒,对之帮助很大。

  如果赵亮是长期留守赊店镇,那孙兆庆就等于帮他打开了局面。

  徐泰也是吃惊。

  “孙老爷出了大力,就是要卖大爷卖赵家的好。这一点也没表示……”那人情咋叫赵亮领啊?

  因为孙兆庆热心肠,为人厚道?

  市面上打听一下倒是有人这么说的,徐泰却一个字也不信。

  赵亮也不信。

  孙兆庆能坐上同乡会的会长,那是因为孙家顺隆车马行已经在赊店立足四十年,盘子体量在所有的陈州籍商人中都是首屈一指。所以他是会长。

  可不是他为人热情厚道。

  “咦……”赵亮忽的一声轻叫,像是想到了什么,玩味的一笑,对徐泰道:“这人情咱们不是已经领了么?”

  酒席上七嘴八舌的,免不了要被小二伙计听在耳中,这人情孙兆庆可不做的扎扎实实?而且手段很高明。

  徐泰微愣了下,嘿然一笑。

  “难道是看在苏和泰的面子?”

  坐在倒满水的木桶里,赵亮脑子依旧在想着是。

  苏和泰就是赵家现如今的保护伞。陈州知府,满洲正白旗人,老姓伊尔根觉罗氏。

  松鹤楼的味道是毋庸置疑的,做高端餐饮业,业务必须过硬。松鹤楼主打川菜和鲁菜中的济南菜,样式更向中部诸省份的口味靠拢,有着空间产的加成,哪怕掌勺师傅并非什么名厨大拿,那效果也不是一般好。

  照之前开设分店的经验看,只要有客人来,用不多久便能在当地打响名头。

  可是,对于松鹤楼,对于赵家而,真正的麻烦事也正是在他们名头被打出去之后。

  赵家官面上没人啊,赵父小小一个秀才功名,根本就拿不出手,镇不住场面。各地的松鹤楼在名头打响之后,往往要割肉放血跟某些人做妥协才行。

  不然生意都做不安稳的。

  这很叫人憋屈!可这才是现实!

  所以,找一家保护伞就成了赵家的当务之急。

  要不然赵家产业做的再大,也是为别人挣的。这满清时代的社会可不是一般的黑,况且净等着挨打,这也太被动!

  苏和泰如此就又多了一笔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