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第五章 发迹

小说: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作者:汉风雄烈 更新时间:2020-07-04 11: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松鹤楼的内部装潢已经结束,掌柜、大厨、帮工、小二等等也通通到齐。赵亮对此没有做任何插手,老赵家以味道取胜,装饰上没必要搞些花里胡哨的东东。

  万事俱备,只等开业。而这也是赵亮之所以身在赊店的最主要原因,他打的幌子就是来主持开业典礼的。

  从最初的陈州府城开始,随后赵家酒楼开到了周家口。后者依靠着贾鲁河和沙颍河,成为了中部区域的又一个商贸转点,那也是一个商贾云集之地,承接着北面的朱仙镇与南边的赊店镇,人口稠密,规模似乎也不比赊店小多少。

  然后赵家酒楼向北顺着贾鲁河杀进了朱仙镇,顺带着进入了河洛和开封,向东南杀入了皖北,顺带着进入了归德与徐州。

  短短两年里,产业是一扩再扩。

  而一切又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因为在赵家酒楼进入上述诸多地方前,打着赵家牌子的饭馆小店早已经在各处铺展开了。赵字号的名头已经吵响!

  这些饭馆小店与赵家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中不少主家甚至都是赵家的亲戚。他们多是大赵庄的人。

  作为一个传统意义中的中国村落,大赵庄九成以上的家口都是姓赵。大部分人都能牵扯上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所有人都能过上舒舒服服的好日子。

  只多是在田租上给你稍微的优惠一点,赵亮家本来有的二三百亩地就是这么租出去的。再则是借贷的时候小点利息。

  这个时代的中国地主,放贷给平民百姓——更准确的说是乡邻乡亲,也是经营家业的重要一环。

  利滚利的威力想想都能清楚的,破家毁业,威力极强。地主们想要扩大手中的土地,放贷都就是极必要的一环。以此手段来购入土地,而非是单纯的花钱收购。

  土地是中国人的命根子,不是走投无路了,谁家会卖田地啊?

  赵亮开第一家酒楼之前,先就使人请了个好厨子,只是为试试“空间产”的威力。

  随身小空间是个大bug。对植物生长有着极大的增进作用,葱姜蒜之类的半个月就能收,辣椒更是用不了十天。即使是成长期需要三两年的胡椒、花椒,俩个月也能见到结果。

  外头现实里的一个月时间,放在自始至终都温暖如春的空间里就仿佛过去了一年还多。

  至于如何去收割,就更不是问题了。随身空间本就玄幻么,问就是在赵亮的一念之间。

  用空间产的葱、姜、蒜、胡椒、花椒、辣椒等调味料打底,赵亮自己的‘手艺’都能有极大增益。简简单单的一道青椒土豆丝,都叫他自己舔起了盘。

  原因自不是他手艺变牛逼了,自家人还是知道自家事的,青椒土豆丝好吃的主要原因还在那颗青椒和在那几粒花椒。

  以他的手艺都能有如此大的buff,赵亮可不觉得自己的厨艺能比那些灶台边掌勺了许多年的专业人才更牛。

  他请一位好厨子来,只是需要来人好好的做上几个拿手菜,好打动家中的长辈。

  事实证明,一切都如他的预料,他爹他叔他爷爷,他娘他婶他奶奶,所有人的胃全被征服!

  开饭庄就也变得顺理成章。

  虽然长辈们都很好奇一个乡间的厨子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手艺,大家都是龙路口里的,之前几十年怎么就没听说呢?

  不过这不耽搁第一家赵字号松鹤楼开张。

  而陈州府城的松鹤楼也只是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彻底的打出了名气。然后很顺理成章的就进入了富贵人家云集的周家口。

  一切都顺利的不像话。

  只因为这个期间,赵亮当着他父亲和他爷爷的面,用一个特地买来的平常鎏金铜碗,表演了一式“无中生有”的魔术!

  就是投进去一根葱,变出来千千万。

  可把赵父和赵爷吓坏了,回过神来后就又欢喜疯了。

  千叮咛万嘱咐的叫赵亮务必保守秘密,即便二人接过铜碗后根本没半点神异,二人也只以为是神物有灵,只待有缘人。反正他们理解不了的东西全都归于了神,归了赵亮的天大运气。根本不觉得是赵亮本人在搞鬼,至此赵亮才算是暂时的远离了科举的威胁。

  他可是赵家人眼中的读书种子,哪怕生了那场大病后,人变得有些‘弱不禁风’,那也不代表赵家人就真绝了叫赵亮走科举路线的念想。

  身子骨差了可以好好养么。

  虽然大家都知道科举是个体力活,童生试还算简单,到了乡试(举人),那就是要连考三场,一场三天的。期间人不能出考场,每天只能在考号打盹。而考号又是个什么东西呢?那是一个类似佛龛的空间,一排排一个个紧密相连,宽约一米,进深还不到一米半。人在里面根本躺不下。时至仲秋,北方晚间气温甚至要低于10度,考号连门都没有,住在里面相当于露宿。碰到阴雨天气就更见倒霉。

  且乡试秋闱还算好的,再想想会试春闱,那是二月初开考啊。

  身子骨差的人,一场考试下来人就坏了。

  但这一切风险跟科举高中后的荣耀相比似乎都不算甚。

  赵亮如果不能‘另辟蹊径’,他就是再弱不禁风,也挡不住那整个赵家的殷殷期盼的。早晚会被逼回八股文前。

  可随着松鹤楼的出现和兴旺,随着他在自己老爹和爷爷面前表现出神异,赵亮的人生自主空间瞬间变的宽广了许多。

  老爷子和老爹为他挡下了太多的‘麻烦’!

  即便随着赵字号松鹤楼一家家的开启,那当中的神妙多被人看在眼中,可有了赵父赵爷撑腰,也没人敢去探究其中的奥妙。

  接着就说那些打着赵家牌号的饭馆小店了。

  这是赵亮在早期所设想到的一种创业之路,做餐饮生意并不一定要大张旗鼓的开酒楼,租一间临街门面卖快餐,做小本买卖也是一样可以的。

  就是现代那种三荤两素十二块的盒饭快餐。

  这种餐饮模式在现在这个时代是绝无仅有,哪怕上不得大台面,针对的只是下层阶级。但赵亮怎么想也不觉得会赔本。

  周家口码头上的饭菜(针对下层人),要么是传统的面馆小饭馆,要么是包子馒头配汤。

  盒饭快餐很可以搞一搞的。

  结果这种模式根本没用到,一个无中生有,就彻底打懵了赵父赵爷。

  赵亮没有把快餐抛之脑后,而是想到了庄里的那些个穷亲戚。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么。

  拉他们一把,都算亲戚么。用他们给赵家的松鹤楼预热是其一,探听外地的消息是其二,虽然这一点只能慢慢的来,然后把小空间最大利益化是其三。

  只靠几座松鹤楼,小空间出产的各种调味料根本用不完。

  而且这么来的话也算提升了整个大赵庄的经济水平,带领父老乡亲奔小康了。这也算是稳固了赵家的基本盘!

  可以造福乡邻,赵父赵爷他们根本就拒绝不了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