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割韭菜 第2章应对之策

小说:我在大明割韭菜 作者:唐晓非 更新时间:2020-06-30 22:33: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为何要将孙承宗叫来?

  这个年代,尤其是己巳之变前期,整个顺天府太过混乱。

  应该说,整个崇祯朝,都非常混乱。

  人事动荡,地方起义,辽东战争,草原蒙古骚动。

  而孙承宗作为曾经督师辽东的一位军事战略家,他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稳。

  眼下皇太极即将打来,最需要的是什么?

  就是稳!

  稳住,绝不能乱,一旦乱了,就会引发连锁反应。

  不过,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张晨,还是有一丢丢紧张的,毕竟这是真正的战争,是真的死人的,而且死很多人的战争。

  内阁首辅李标,次辅钱龙锡以及兵部侍郎王洽紧急入宫求见,王承恩在外面。

  “王中官,我等要求见天子。”

  王承恩道:“李阁老,钱阁老,王大人,天子有些疲倦,需要休息片刻,晚一些会召见各位大人的。”

  “可眼下……”王洽有些着急,这都什么时候了,建奴扣关,遵化沦陷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这预示着建奴大军正式进入关内了,战场转移到顺天府!

  “王大人,您别说了,我也着急,可天子说了,急是急不了的,稍微晚一点吧。”

  钱龙锡叹了口气,道:“我们先走吧。”

  李标、钱龙锡和王洽离去,六部九卿的大臣们全部集中到内阁的文华殿前,大家伙开始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眼下已经十月三十日,北京的天也黑得早了很多,晚上寒风瑟瑟。

  即便没有皇帝的命令,京师也已经开始戒严。

  此时袁崇焕也已经派遣赵率教领4000关宁军火速赶往遵化,只不过两天后,赵率教的4000关宁铁骑将全军覆没。

  按照历史的轨迹,赵率教的全军覆没后,原本还按兵不动的皇太极,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狂飙起来。

  赵率教的兵败预示着皇太极突破了遵化,明军将皇太极阻击在遵化的计划泡汤。

  眼下穿越者崇祯慢慢也冷静下来了,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该如何来最大程度降低己巳之变的损失?

  或者说,即便大明损失惨重,也要让皇太极脱一层皮。

  不然此后的五次入塞,基本也就把大明打废了。

  那如何做到不像历史上的己巳之变那样损失惨重呢?

  其实也不难:闭上嘴,假装淡定,稳定人心,其他的交给孙老头子和那些巡抚总兵去。

  为何己巳之变打得这么惨?

  后世的网络上争议还是很多的,基本上责任都推到了袁崇焕身上,这件事比较复杂,此时暂且不提。

  但有一个人的责任是绝对甩不掉的。

  谁?

  崇祯。

  一顿微操作,骚上了天。

  甚至继位的时候,废掉林丹汗的市赏,不兑现束不的粮食止住承诺,使得宣府外的蒙古右翼心生异动,被皇太极有机可曾,从而在今年被借道进入喜峰口,酿成己巳之变。

  这都是崇祯的骚操作之后的连锁反应。

  孙承宗是保定高阳人,离京师并不远,接到通知后就火速赶来。

  夜已深,乾清宫。

  王承恩走进来道:“皇爷,孙相公来了,六部九卿的相公们,还有内阁的大学士,以及京卫总督也都在外面等候您。”

  “宣进来吧。”

  “是。”

  不多时,六部九卿的大臣们,包括内阁大学士,都进来了。

  “臣等参见陛下。”

  “都免礼。”崇祯开始要慢慢习惯这个身份,他扫了一眼这些明末的大臣,一时间内心有些感慨。

  都说明末的文官是大明毒瘤,尤其是东林党。

  但其实明末的官僚已经烂透了,何止东林党呢。

  表面看起来繁华、庄肃的场面,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

  兵部尚书王洽连忙出列道:“启奏陛下,前线军事紧急,建奴攻陷遵化,臣以为当即刻发勤王令,召集天下兵马前来勤王。”

  崇祯淡淡开口:“不准。”

  文渊阁大学士钱龙锡道:“陛下,此次军情紧急,建奴已经攻克遵化,调兵勤王也是备不时之需。”

  崇祯站起来,假装淡定道:“朕知道诸位爱卿心系社稷安危,但眼下第一件事,不是发勤王令,而是要推选出一位凋令全局的人做统一指挥,不然各路勤王人马来了,粮草谁负责,安营扎寨在何处?”

  崇祯简单的两个问题,就把在场的所有大臣给问住了。

  这就是明末的朝堂。

  一堆不知兵事的官员,遇到问题后就心急如焚。

  这要是换做历史上的崇祯,肯定立刻就发勤王令了。

  事实上,历史也是这么走的。

  但是这造成了什么后果呢?

  没有一个专业人士做统一指挥,整个顺天府在己巳之变中是乱成一锅粥的。

  就说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5000人入援,第一天被安排守京东通州,第二天又被调到京北昌平,第三天再调京南的良乡。

  每天赶路100里,却得不到供给,又累又饿的陕西援军忍无可忍,在郊区大肆抢掠。

  崇祯帝得知大怒,也不管什么原因,就把巡抚耿如杞和总兵张鸿功打入死牢,全部杀掉。

  这种案例在己巳之变的勤王部队里非常多。

  更可怕的是,那些得不到粮草,朝廷又急催他们快来的地方军士兵,最后难以忍受,将军官杀了,直接成了土匪,大量的官方士兵混入了此后的农民起义中,给剿匪也带来了很大的成本和难度。

  诸位大臣听皇帝这么一说,微微一惊,没想到皇帝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以往的皇帝,做什么事都是急性子,恨不得一口气立刻就把事情做好。

  而今天,给人一种不快不慢的感觉。

  钱龙锡连忙道:“陛下,臣以为当立刻召回袁督师,以袁督师为统帅。”

  “不准。”崇祯又给否了,“袁督师离京师尚且有距离,且需要他统兵正面对抗建奴,朕现在需要一个能够统筹全部,包括京师防卫的人。”

  韩爌连忙出列道:“陛下,臣倒有一个人选。”

  “韩爱卿,你说的这人现在已经在殿外。”崇祯道。

  韩爌微微一怔,不明崇祯说的什么。

  事实上,在历史上孙承宗的确在己巳之变中来了北京,不过是十几天之后的事了,而穿越者崇祯提前将他找了过来。

  在历史上,孙承宗也的确是韩爌推荐过来的。

  崇祯对王承恩道:“宣。”

  众大臣面面相觑。

  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历史上的孙承宗是这样的:相貌奇伟,胡须张开像戟一样,声音浑厚。

  “微臣参见陛下!”

  崇祯连忙走过去,将孙承宗搀扶起来,脸上带着笑容:“孙爱卿快快免礼,这么晚还将你叫来,辛苦啦。”